外汇
所在位置:吉林11选5 > 外汇 > 今天,当医生的我成为病人家属时......

今天,当医生的我成为病人家属时......

更新时间:2019-12-31 点击数:

  俗话说,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更有前辈教导,“如履薄冰,如临深渊”,医疗意外、治疗结局不良引发纠纷是难免的,作为医方只能尽量减少,但难以杜绝,这点每个医生都深有体会。

  我也流年不利,短短两年年时间,就碰到两场重大的医疗纠纷。

  纠纷一,老年女性,因甲状腺部分切除术后迟发出血致巨大血肿,引起窒息,经过气管切开等措施抢救,最终康复,未遗留后遗症出院。

  纠纷二,中年女性,因体检发现冠状动脉狭窄,行支架植入术,术中出现缺血性脑卒中,未及时发现,急性期未明确诊断,更未行溶栓、取栓等积极治疗,后一度昏迷,能蹒跚行走,遗留智力低下、语言障碍等大脑皮层功能受损情况。

  这两起医疗纠纷中,患者分别是我的小奶奶和婶婶,作为家族中唯一一名医疗专业人士,我难以推脱。

  首先是解释、安慰。医疗不良事件发生后,亲友都非常愤怒,但这可导致不理智的行为,医患,一边是我的同仁,一边是我的亲友,都可能造成重大损失,我要消解这种怒火。

  小奶奶窒息后,通知到我时,她已经接受气管切开、上了呼吸机,送入ICU监护治疗。

  亲友非常愤怒,怎么好好的人做了这么个“小”手术,人都“死”过去了!一般甲状腺手术,术前病人也基本都是看上去健健康康的,颈部切口也不大,甚至愈合后都不明显,顺利的话,术后3-5天就出院了,这也是普通人对于甲状腺手术的认知,这才造成很多人乐于接受甲状腺手术,哪怕手术原因仅仅是不大的结节。病人突发窒息,气管插管要镇静,意识丧失,抢救中医护人员的紧张忙碌,普通人看到肯定是非常恐慌的。

  待我解释完甲状腺手术,因为术野血供丰富,出血是重点需要关注的并发症等等情况后,尤其是解释,目前意识不清的主要原因是用药镇静,如果窒息时间不久,会逐渐苏醒,大家才慢慢平静,期待好的结局。

  第二方面是要讲解医疗纠纷的处置办法,不能暴力违法。现在有些媒体存在不好的倾向,为了博眼球,造热点,夸大、歪曲报道医疗纠纷,对于“医暴”没有法制观念,给大众造成了误解。

  婶婶的事情发生后,我提前得知很多亲友聚拢起来要去医院讨说法,反复提醒不可使用暴力,尤其对几位老成持重的长辈反复叮嘱,幸而在只是出现拉扯的情况下,他们即出来劝阻,没有造成更大的恶果。反复讲解,暴力不能带来问题的解决,那些媒体报道的“医暴”取胜的案例只是特殊个例,不可效法,合法的处理医疗纠纷的办法有双方自愿协商、申请人民调解、申请行政调解、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并分别告知具体的做法,告知先到医务科投诉,申请封存病历,告知调解委员会的联系方式、地址等等。

  第三方面要争取最好的医疗补救措施。两起纠纷,我都反复说明,这是我们的亲人,把病看好,争取最好的医疗效果是第一位的,不要因为发生纠纷了,就彻底否定医方,还是要配合治疗。

  小奶奶在ICU短暂治疗后病情就平稳了,棘手的是婶婶,她的情况涉及多个学科,甚至因为对于冠脉支架植入后可否行头部磁共振也扯皮得大家很不愉快,虽然,目前有专家共识,医学界也多次刊文,说明支架植入不是磁共振的检查禁忌,奈何有时候医疗现状就是让人如此无奈。从昏迷到苏醒,从一侧肢体偏瘫到肌力慢慢恢复逐渐能坐、站、走,亲友从无望到开始规划以后的生活,艰难的一步步走过来。

  经历这两场医疗纠纷,我感受颇多。再次深刻体会了医疗的风险性。这两例,手术指征都不强。在建议治疗措施时,如何平衡风险和获益,并让患方作出合理的选择,这也是一个优秀医者的重要素养。医疗沟通不是摆平,其出发点应该是回归医疗的本义。

  医疗纠纷的诊治补救,团队很重要,婶婶的经历中,我深深感受到了这点,一个主要医疗问题为脑卒中的病例竟然一直在心内科住院,不可谓不荒唐。普通家庭对于医疗意外的承受力,是不高的,增加的医疗及生活花费、生活工作被打乱、巨大的心理负担,如何提高医患双方对于医疗意外的承受力,这也是一个重要问题,推广医疗意外险是一个有益探索。

以上内容仅授权39健康网独家使用,未经版权方授权请勿转载。
上一篇:滕东煤矿“361”主题党日活动有声有色

下一篇:儿童药匮乏因无利可图